護家快訊

《情绪管理》課程後的生命改變見証

10 年前,我和现在的美国先生结婚,带着6岁的大儿子来美国寻梦。先生是一个非常踏实,心地善良的好男人,但因为各自原生家庭承传的伤害,我们彼此都对对方非 常失望。虽然我们的婚姻维持下来了,但10年之后,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壳。我为了维持这个婚姻,照顾曾有自闭症倾向的小儿子,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基本需要。我 经历了几次严重的恐慌症,几乎崩溃了,才意识到,这些年,我没有朋友,没有参加过社交活动,和先生也没有有效的沟通,我其实是生活在一个自己设的单人精神 牢狱里。 Continue reading

本页二维码
(手机扫一扫)